玩命死飞车(组图)

时间:2021-10-08 13:35   编辑:admin

  昨日下午2时许,市民广场,一群骑行少年在此炫技比拼。荧光色自行车,一少年时而车轮“单脚跳”,时而前轮转圈,惹来一众看官拍手叫好。这辆帅气的自行车没有刹车,少年全身也无防护装备,十几分钟后少年驶上深南大道,骑着没有刹车的自行车上路不由令人捏把冷汗。

  17岁少年骑车过马路被侧面而来的货车撞倒身亡,深圳交警初查原因,货车司机未按规范安全驾驶,少年骑车闯红灯(详见南都5月7日报道《没有刹车的生命》)。但这一交通事故却引发社会极大关注,被撞身亡的少年当时骑的是一辆死飞车。死飞族这一群体也悄然映入大众眼帘。

  死飞究竟是一项什么运动?有何魔力让众多中学生为之着迷,何以原本属于场地极限运动的死飞频繁出现深圳街头,成为学生普遍交通工具?

  死飞车,仅有19个零部件,特点是飞轮直接固定在花鼓上,往前蹬就往前走,往后蹬就往后走,不蹬则是刹车。死飞车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美国邮差们使用的通勤车。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死飞进入中国,最开始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小范围开展,后风靡全国。如今各社交网站的各地死飞账号,多数都有上万数量的活跃粉丝,论坛、贴吧更是热闹无比。

  广东是全国死飞最为普及的省份,死飞在深圳的流行超乎人们想象,深圳也是公认的死飞大本营之一。深圳资深自行车友林邵称,仅用了两年多时间,死飞运动从两年前的默默无闻,到现在已经是深圳自行车炫技爱好车的最爱,尤其在青少年中广受欢迎。

  从2011年开始,深圳每年都举办“M A D M A N”(疯人)死飞比赛,来自全国各地死飞友都会参加,仅第一届就有230名成员参加,去年则超过300人,据不完全统计,深圳每年新加入死飞爱好者行列的就有数百人。

  目前,最为外界知晓的死飞选手是被圈内昵称“猫仔”的廖锡荣,从2011年起,他不仅包揽各类死飞动作组赛事的冠军,而且还代表中国前往澳大利亚悉尼参加当地华人元宵节大游行。2012年,廖锡荣获得了深圳市政府颁发的“阳光达人”称号。同年底,他被央视体育频道提名为“体坛风云人物未名人士体育精神奖候选人”。

  深圳究竟有多少死飞车友无法精确,从深圳多家自行车俱乐部初略统计,目前深圳玩死飞的人群有数千人,从少年到成年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学生占绝大多数,有资深车友给了一个预估数据,学生族占八成以上。而南都记者早先从多个死飞车售卖店的销售情况来看,购买死飞车的学生族也占到八成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死飞族正朝着低龄化发展,不少初中生已经开始加入,有些已经是深圳死飞圈的高级玩家。

  在深圳一个少年死飞Q群内,近30人都是深圳各中学初中生,年龄最小只有14岁,最年长不到16岁,该群在各大网络贴出的招募信息明确表示只允许初中生加入。群主“薯片”就读福田某中学,只有15岁的他玩死飞车已近两年,圈内小有名气。他说死飞最大的乐趣在于挑战,作为群内的死飞车队长,每周末他都会组织死飞车友聚会,用他们的话称“刷街”。活动点通常在市民中心和深圳湾,每次最少有几人,最多有十几人参加。不少人甚至会骑车往返两地。“深圳每所中学都有死飞族,”“薯片”说,“有些班上就有好几个。”

  在与南都记者接触的大部分车友中,酷帅、具有挑战力是他们选择死飞的原因。“每次玩死飞都觉得很刺激,朋友间会经常炫技比拼。”深圳16岁死飞车友小皓说。

  深圳多所自行车俱乐部成员表示,死飞只是一种竞技项目,不是大众交通工具。但是很多玩家并未意识到二者的不同。面对近来关于死飞车引起的争议,大学生玩家薛菲并没有对外界的不解而过激反驳:“骑死飞车和其他交通工具一样,要有最起码的预判能力,并遵守交通规则,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闯红灯。其实装好了前刹的死飞车和自行车一样,是挺安全的。”

  她称自己骑车半年来没摔过也没撞过人,“任何运动和交通工具都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家里人知道我骑死飞车,他们会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我和朋友偶尔会一起骑车去红树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爱好和健身运动,没有那么复杂。”

  深圳飞翔自行车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陈先生表示,有一段时间,死飞车在深圳初中生中非常流行。后来出现交通事故,才使死飞热度有所下降,但还有不少人跃跃欲试。

  对于死飞车的危险性,陈先生也深有体会:“我也试骑过。因为没有刹车,费了了好大功夫才停下来,不敢想象学生们怎么骑上路。”最令他担忧的是大部分死飞车友都不会佩戴防护装备。

  陈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所在的俱乐部曾经进过一批死飞车。在销售最旺的时候,每个月都可以卖出十多台。因为觉得死飞车有危险,卖完后再也没有进货。

  遇到学生买车时,他们会提醒加劝阻,不建议未成年人使用。“如果有家长在场比较好,事先将危险性说清楚。但学生自己单独买,很多都不听劝。”

  陈先生表示会提醒购买者找空旷场地玩耍,最好不要上路。“目前深圳没有专门的死飞车场地,只能告诉他们找空旷广场或小区花园。”但他表示:“目前大家都把死飞当做交通工具,无法杜绝,但是也没具体部门监管。”

  对于大多数家长和老师而言,死飞车是个相当陌生的名字,通常会被误当做普通自行车。连日来放学时分,南都记者在深圳多所学校前看到,不少中学生骑着死飞车呼啸而过。学校停车场内也停放着不少死飞车,仅在育才二中停车场就有十多辆停放。

  上周三下午,雨后的梅林中学门口,仍有不少学生骑着死飞车在大街上飞驰,一位身着校服的瘦小学生推出死飞车后,一个跨步骑了上去,在过十字路口时,他突然起身停止踏车,似乎技术不太娴熟,好一会后行驶的死飞才停止,这时车子已经停在机动车道。这一举动引来周围接孩子放学家长的议论,“这孩子太不当心了,若当时车辆速度过快,后果不堪设想。”一位家长称。

  没有刹车装置的自行车也敢骑到街上?这是大部分家长对死飞车的质疑。面对时常出现的自行车主骑车被撞身亡事故,家长忧心普通自行车尚且如此,何况存在一定安全隐患的死飞车。

  南都记者采访多位家长,只有两人知道死飞车,许多家长一头雾水。但一位吴姓家长表示,自己了解并且很反对孩子骑死飞车。年初给在读初中的孩子买了一辆蓝白色死飞车,当时不了解,但孩子骑车不到一周后就和一辆载客摩的相撞,好在只是擦伤了腿,孩子说当时来不及刹车。

  不仅家长,大部分老师也不知道死飞的存在,即便知道也不知如何监管。育才二中负责学生安全保卫工作的学生处主任舒老师,他从未听说学校有人在玩死飞车,由于死飞车外形与普通自行车没有区别,他也不知道学生的自行车中混杂了死飞车,所以一直没有对死飞车进行过查处整治,也没有对学生进行过相关安全教育。南都记者告知走访情况后,他表示将马上开展清查死飞车的工作,希望学生安全出行。

  作为一种竞技类运动,死飞车友却并无专业的死飞车培训,通常都是自学或者在前辈的指导下学习,多家死飞售卖店家表示只负责售卖,不负责培训。

  为何这项原本属于场地竞技极限运动的运动会频繁出现在深圳街头?南都记者发现,一方面深圳对于死飞车的监管仍处于空白,教育和交警部门均没有针对死飞车的明确管理办法。另一方面,我国法律也未细致到针对某一类别自行车的管理。

  “死飞”在许多国家都是不允许上路的。据了解,新西兰法律规定所有的自行车都必须有很好的后轮制动和前刹车;法国法律虽然规定自行车必须有两个刹车,但该法律很少得到执行,而在德国部分地区,死飞车不允许上路。

  在我国,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非机动车的外形尺寸、质量、制动器、车铃和夜间反光装置,都必须符合非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根据该规定,没有制动的死飞在中国显然是不能上路的。按照处罚规定,警察若发现违规使用者,可对车主处以50元以下的罚款。

  国内已有城市关注到死飞的安全隐患。今年3月16日,福建漳州一名骑死飞车的13岁女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私家车撞飞后又被拖了数米,当场死亡。随后福建省教育厅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道路交通安全教育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各中小学校迅速开展学生骑“死飞”等无刹车自行车专项排查行动。在江门鹤山,部分学校在去年就禁止无刹车自行车入校。

  多名深圳中学老师表示,避免上路仅靠引导。因目前有关部门对“死飞”出售的监管还不严格,对购买群体和购买目的无法全面核实。因此,对“死飞”只能着重从法律宣传和安全教育方面来引导潜在消费群体正确认识和限制购买“死飞”,自觉避免“死飞”上路。

  昨日中午,南都记者询问福田一位正在执勤交警,其表示,死飞车属于特技车辆,通常只能在相对应场地表演比赛,由于它没有刹车装置,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此外,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非机动车应当符合非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才能上路,死飞车显然不符合上路条件,是严禁在公路上骑行的。交警建议“死飞”爱好者应尽量选择在相应场地骑行、锻炼。

分享至: